一方天地

By zac

在这里,我会分享一些的阅读与思考

在这里,我会分享一些的阅读与思考

By subscribing, you agree with Revue’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一方天地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.

252

subscribers

8

issues

#8・

品牌对内容平台的价值有多大?

最近,我又有很多问题。比如:我们跟时间的关系,成为谁的骄傲……而标题这个关于品牌的问题,其实是去年准备这一期想要写的。刚好最近,又多了一些观察,简单聊聊。如果说,谁最愿意花时间做内容,除了表达欲强的朋友们,还有就是品牌。一直有个说法便是:内容为王。近年来,创作者经济崛起,这样的说法又开始盛行。不过,大家都知道做内容是最累的。但品牌愿意做内容,因为做内容对品牌有潜在价值。之前justpod杨一说,品牌对播客内容的形式有很大的推进作用。因为,品牌愿意出钱尝试在国内并没有被验证的叙事类播客节目。品牌愿意出钱,也愿意出力…

 
#7・

自杀未遂后的世界是怎样的?

请不要误会,我没有自杀的念头,我一直对生充满了渴望。特别是在读书时代看了《奇点临近》这本书,让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,也更加从容。这个问题来自于我最近看完的书《沈从文的后半生》,在翻到这本书的最后,我才意识到沈先生的后半生,都是在自杀未遂之后走过来的。沈先生曾因被郭沫若批评、以及精神失常选择自杀。自杀未遂后,沈先生能够坚强地面对文革、亲人离世等变故,还一直投入文物研究。一个因社会上的批评、辱骂就自杀的人,却能在后半生面对更大的变故,显然沈先生在自杀未遂后更坚强了。在知乎上,我找到了很多回答。想要自杀的念头,从来不会只…

 
#6・

如果你被打败了会掉落些什么?

最近思考变少了,收获的问题不是很多,只有一个“你想被什么身份记住?”,所以找了一个以前的问题,来试着回答下。如果你被打败了会掉落些什么?这显然是从游戏的思维里获得的问题,不过,我们并不能像游戏里那样成为Boss或者需要被人打败。但有趣的点在于你拥有过什么才会掉落什么,这可能是我记录下这个问题的原因。然后,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这个问题可以类比成你想要怎么被人记住、你的墓志铭是什么。不过,掉落,说明你的这个东西比较有价值,值得被人使用。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最有价值的点在于思考的东西,但在看《详谈:左晖》的时候,左晖关于行业…

 
#5・

你害怕让谁失望?

在看完《详谈:沈鹏》之后,我收获了很多问题。比如:你现在会想背诵什么?对于你来说值得多次读的书有哪些?不过,有一个问题让我挥之不去——你让谁失望过?我们都能理解,对人充满期待,就会产生失望的心情。但有时候,我们会满足别人对我们的期待,去不断努力。王兴或者谁,看好你,你能够满足他们的期待,成为在某方面有担当的人。回顾我的人生,我害怕让人失望的情况并不多。学生时代,可能会怕辜负父母的期待,怕满足不了老师对我的看重(挑我担任学习委员),而努力学习。工作了,这样的情况反而并不多,更多的是我对同事和公司的失望。(可能有契约…

 
#4・

为什么阅读分享的内容会越来越少?

5月份给自己提了4个问题。有两个是关于内容的。标题上的问题便是其中之一。这个问题来自于一篇关于字节跳动的报道。里面有员工提到:“因为产品以算法为主,我们想邀请品牌入驻,但很少有愿意的。”这里很容易让人想到西瓜视频。而相比之下,B站可能更受品牌的青睐。因为B站有社区感,更有用户粘性。这让我想到标题里的问题。这个问题,我并没有做相关的研究。所以这里简单说说,我能感受到的。字节的产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,都是通过算法来吸引用户的,平台有大量用户,也为一些创作者创造了一些价值。但两者在品牌入驻这块并不能算成功。品牌现在很多…

 
#3・

改变宗教信仰是一个怎么样的体验?

最近,有个东西让我想到这个问题。1. 美剧《我们这一天》里角色兰德尔作为黑人在白人世界里生活 2.我在阅读《天生有罪》一个关于主持人特雷弗·诺亚童年故事,关于种族隔离制度的侧写。作为一个无神论者,对于改变宗教信仰很陌生。在知乎和Quora上,看了相关回答,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但有一定可以肯定——改变宗教信仰是在人生困惑的时候才会去做的。而且原本的“神”可能并不能帮助它。而宗教信仰本身,就是让人更好地活下去。即便你所认定的“神”并不是全能,只要你信便可以。就像书里特雷弗·诺亚的母亲一样。

 
#2・

无力改变生活,有好的结局吗?

在最新的“词汇解释”里,有个“无力改变生活“这个词,写的时候我会想有什么好的结局?不管是现实还是影视剧里。电影里,人物命运的“无力感”,很多是以毁灭为结束的,又或者只是呈现这样的现实。赵婷的《无依之地》便是如此。不过,在面对“无力感”的时候,人物的性格会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,这也是很多导演所关注的,《三块广告牌》让我看到了超立体的人物形象。不过,还是没看到什么好的结局?或许我看得太少了。或许大家觉得在这种情况下,拥有好的结局是理想主义。无法改变,在这个情况下里,挣扎,才是现实,才是大多数人的命运。

 
#1・

带着目的做newsletter

自己问自己,是近两年自己反思自己的一个栏目。最近看了很多女权主义发表的内容,看完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:你能接受你的女朋友是女权主义者吗?跟这样的女朋友在一起是怎么样的体验?关于女权主义,我个人不排斥,也很包容,但我一直没有去了解这个群体。从我现有的体验来看,女权主义者平日里可能并没有什么不一样,但会从女性权益来思考问题,也会关注更多女权相关的事件。我找了看过一些知乎相关回答,不过并不能帮我接近这个问题。h后面,我应该会找一些女权主义的朋友聊聊,慢慢去聊着这个群体。